中國新聞網-上海新聞
“外鄉人”王冠倫:在浦東鄉村種下“兩岸鄉愁”
2019年09月19日 14:48   來源:中國新聞網  
王冠倫在連民村 受訪者供圖

  (愛國情 奮斗者)“外鄉人”王冠倫:在浦東鄉村種下“兩岸鄉愁”

  中新網上海9月18日電(樊中華 郁玫)離開加拿大的第30個年頭,王冠倫已帶著老父親在上海浦東的連民村里住了三年。

  這是一個在地理位置上略顯尷尬的上海普通村落——地處川沙新鎮西南角,與迪士尼、浦東機場、張江科學城三大黃金產業資源有著不遠不近的距離,借名或借力發展都顯得勉強。

  三年之間,烘焙、陶藝、彩繪、稻香等11棟主題不同、外立面各異的民宿在王冠倫的一力規劃下成為連民村一景。慕名而來的上海市區游客日益增多,撬動村中特色農業、手工文創業與民宿互動融合。

  而王冠倫這個住在村里的“外鄉人”也成了村民們最熟悉的面孔。

  身材敦厚,態度謙和,講話時臉上習慣性露出深深的笑紋,仍舊明顯的臺灣口音顯示出他與上海鄉村差異性的一面。

  三年前,本著“在迪士尼附近找個地方,帶臺灣的鄉親做特色伴手禮”的初衷,王冠倫看中了連民村邊的舊廠房,想要改造成可以容納60個臺灣手工匠人的體驗式“旅行空間”,但機緣巧合,“旅行空間”尚未啟動,“宿予”品牌民宿卻隨著他在連民村扎了根。

  王冠倫記得第一次隨川沙新鎮領導走進連民村時的情形:迎面的大湖讓他眼前一亮,然而村內卻普遍呈現出“五違四必”整治后產業凋敝的景象。當時在他看來,這并不是一個做民宿的理想地方,“唯一可借重的是發達的自然水系和區、鎮領導的殷切期望。”

  城鄉文化、面貌“落差感”帶來的創意興奮是促使王冠倫最終決定著手做民宿的原因。他決定帶著團隊住進村里,因為“只有住進來,才能了解村民的生活和心態,了解連民村的細節。”

  其時,王冠倫經營著上海首個一站式主題婚宴公司,但逐漸模式化的內容讓他“感到乏味”。將這種主題“量身定制”式的創意經驗聯系到民宿上,王冠倫突然就找到了“以主題民宿帶動多元化產業資源聚集”的新靈感。

  “剛開始是商業意識導向,認為能夠將民宿做成不同主題,特別是個性化的外立面設計可以吸引外部企業資源合作,豐富的主題手作參與體驗和高端管家式服務可以吸引上海城市消費群體,使“宿游”的商業模式行得通,”王冠倫坦言道,商業資源整合能力是他的優勢所在。

  改變發生在幾個月后的春節。2017年新春,留在村里過年的王冠倫被一位村民連夜敲開房門,拉著手抹著眼淚連聲道謝,“激動得已經聽不懂他在說什么了”。

  那是閑置住宅剛被收儲做民宿的業主,民宿為他帶來了6萬元的額外年收入,這對于原先以土地流轉費和國家補貼為主要收入的村民來說,著實是筆“巨款”。老人給第一次回村過年的小孫子包了紅包,盡享天倫之樂的喜悅讓他忍不住前來訴說。

  王冠倫突然就覺得,在連民村所做的一切有了全新的意義。

  他開始更多地從村民的視角考慮民宿的價值,開始規劃如何讓民宿不僅是外部資源的平臺,也可以作為盤活村內農業、閑置民宅、廢棄倉庫乃至閑置勞動力的平臺,開始將川沙本地的紡織、非遺文化融入主題,甚至開始樂于與更多的政府領導接觸、交談和傾聽。

  這對一個外籍商人來說是“從前根本沒想過的事情”。王冠倫坦言來大陸經商十幾年,從來秉承的是在海外養成的習慣和認知,認為“創業是自己的事,政府不會給予什么力量。”

  但這一次,他驚奇地看到,“區、鎮政府的領導三天兩頭往連民村跑,不是來玩,是來現場解決問題,提出的問題件件有回應”。

  在無數次交流中,王冠倫看到了“宿予”民宿被寄予的“探索和帶動鄉村振興”這一更大命題下的希望。

  他首先著眼于身邊的村民,希望改善他們的處境。“宿予”設計了房主與游客共處一院的模式,聘用村民做保安、保潔,甚至培訓做手作指導老師。隨著更多的產業被引進,村內果蔬農場、玫瑰園等盤活了更多勞動力。村民的收入多樣化起來,“現在只要想干活掙錢,村里肯定有活干,”連民村村民萬志明說。

  在王冠倫看來,農民不應該是鄉村振興中的問題,“他們是朝夕相處的鄰居,是那些經常會給老爸送一堆菜的活生生的人”。在連民村三年,他了解到的村民百姓是希望留在鄉村而不是拿高房租進城,他們在鄉村“有主人感,會拉著游客到家里去吃飯,聊天,甚至送給他們新鮮的蔬菜。”

  “這在城市是不敢想象的,”王冠倫說,能夠為城市人找到久違的溫情“鄉愁”,這是鄉村之于城市的另一個意義。

  而他也有自己的“鄉愁”。

  “我11歲離開臺灣去北美生活讀書,對臺灣最溫暖的記憶就是精美的小吃,這幾年臺灣經濟不好,很多朋友希望能把生意向大陸發展。我想把這些臺灣文創產業的小創業者們帶到大陸,幫臺灣鄉親們一把的同時,也借用臺灣成熟的文創理念,將上海本地的文化、物產打造為文創產品,”王冠倫說:“這是我的一個心愿。”

  這也是他現在正在著手做的另一件與“鄉村振興”相關的事情:希望在迪士尼近旁尋找一個毗鄰外環圍河的村落,規劃為“文創部落”,成為可以容納幾十位“匠人”和創業青年的“人才村”。

  在王冠倫的藍圖里,“文創部落”同樣要采取“與民共享”的民宅租用改造模式,“下面開文創小店,上面住村民。一棟一文創主題,通過河道,文創部落可以與宿予通航。”

  對王冠倫來說,大概當圍河一水相連、兩處相通之日,也是他臺灣與上海兩份“鄉愁”的交融之時。(完)

注:請在轉載文章內容時務必注明出處!   

編輯:王丹沁  

5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常年法律顧問:上海金茂律師事務所
大丰收APP
秒速赛车平台 在手机上怎样购买快赢481 无网四人手机单机麻将 快乐12开奖结果四 彩库宝典图库 海南琼崖麻将2019最新版 新手怎么玩股票攻略 球探即时比分即时赔率 幸运28是怎么坑人的 吉林快3一定牛形态走势图 江西新11选5走势 壹方达配资 上海雀友麻将机 安徽11选5任5多少注 山西11选五走势图彩经 陕西快乐10分 秒速赛车平台 在手机上怎样购买快赢481 无网四人手机单机麻将 快乐12开奖结果四 彩库宝典图库 海南琼崖麻将2019最新版 新手怎么玩股票攻略 球探即时比分即时赔率 幸运28是怎么坑人的 吉林快3一定牛形态走势图 江西新11选5走势 壹方达配资 上海雀友麻将机 安徽11选5任5多少注 山西11选五走势图彩经 陕西快乐10分